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石磊:青山凝咽 血染澉浦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3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石磊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,父亲石宗林为人忠厚正直,母亲是一位善良诚朴的农妇。他从小聪敏好学,勤劳俭朴,17岁时,由表兄黄纪昌介绍进上海美亚绸厂,一边做工,一边参加社会活动,接受先进思想,与老工人一起参加与资本家斗争的罢工运动。

  抗战全面爆发后,石磊失业回乡,立即投身由王寄松、张珂表等人领导的抗日救亡活动,成为第一流动宣传队的骨干和活跃分子。1938年4月,第一流动宣传队随第16师48旅开赴抗战前线之后,经党组织安排,他到第二流动宣传队工作,在“流宣队”里,他满怀革命热情,积极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和民族统一战线政策,跑遍了全县主要集镇和乡村。他和队员白天上街宣传、贴标语、写壁报,晚上化妆演出《放下你的鞭子》《布袋队》等抗日剧目。所到之处,他们发动群众办民众夜校,组织抗日自卫队,宣传废除苛捐杂税,实行减租减息,改善人民生活,深受民众和各界爱国人士的支持和赞扬。同年,他加入了中国。

  1940年春夏之交,嵊县严重干旱,物价飞涨,农民靠杂粮、糠皮甚至草根树皮充饥,逃荒、要饭、饿毙的人成千上万。中共绍属特委和中共嵊县中心县委根据这一情况,决定利用《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》有关改善人民生活的明确规定,组织和发动饥民于6月3日向政府提出取缔奸商、抑平米价的正义要求(即“六三”饥民请愿运动)。这次斗争的指挥部先是设在城中庵堂,后转移至泥塘墩石磊家中,特委书记杨思一、县委书记杨源时在他家负责指挥,石磊负责联络、保卫领导机关的任务。他组织党员骨干前后巡逻,保证指挥部的安全,又及时将请愿群众斗争的情况报告领导。他认真、出色的工作,深受特委领导的信任。

  1940年8月,石磊受组织派遣前去大昆乡孔村,以教师的身份为掩护开辟新区,开展工作。孔村地处嵊县、诸暨、东阳三县边界的西白山上,山高林密,利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。他白天教书,晚上则挨家逐户开展访问,与青年谈心交友,了解他们的思想和诉求。同时在村里举办夜校和识字班,组织宣传队,积极开展革命思想的宣传,使贫苦农民懂得了穷人苦不是“八字勿好”,而是受地主阶级剥削的缘故,以及农民与地主到底是“谁养活谁”的道理。他还用“一根筷子易折断,十根筷子折不断”的比喻,使群众明白团结的力量。一次,有一位青年遭到地主走狗毒打,他告诉石磊要报仇。石磊耐心地说,光报私仇翻不了身,你打死他,自己也得逃,逃到哪里都是受人欺压,只有团结起来推翻三座大山,赶走日本佬,穷人才能翻身作主人。通过活动和教育,村里组织起打猎队,建立了游击小组,还秘密发展党员,播下革命的种子……后来,孔村成为特委机关驻地,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都起到了红色堡垒村的作用。

  1940年冬,党组织调石磊到长风书店工作,这是由几个党员集资在长乐镇上开设的一家文具书店,是中共绍属特委的联络站。他既是书店负责人,又是特委交通员,许多重要密件都由他亲自传送,不论白天黑夜,严寒酷暑,从不耽误,遇上敌人盘问、搜查,他都能沉着、机智应付,从未发生过意外。这年底,特委书记杨思一让石磊在城区找一处既安全又便于工作的住处,他经过反复考虑,在征得父亲的同意后,把杨思一等人安排在自己家前面的房子里,并详细介绍了该村的有关情况。从1941年1月到9月,在石磊及家人的暗中保护下,杨思一、邵明、寿文魁等在此安全顺利地领导工作,从未出过一点问题。

  1942年6月,石磊奉调去鄞西林一新中队任政治指导员。这支部队是鄞(西)奉(西)县委通过党员林一新、郭青白进行统战工作建立的“警卫独立分队”基础上成立的。为了巩固和发展这支部队,县委向特委要求派得力干部到部队从事党的工作,经特委研究,杨思一决定调石磊前去,自此石磊改名为石可明。1942年8月,林一新中队发展成为一个大队。1943年9月,林一新大队从郭青白部队中拉出,从隐蔽斗争转为公开的武装斗争。石可明在林一新大队第一中队任指导员期间,处处以身作则,艰苦朴素,与战士打成一片,深入细致做好思想工作。身为指导员,与战士一样生活和战斗,每当集合出发前,他指挥战士唱歌,有时还有意识地改动几个字,使战士唱起来更亲切,如把我们战斗在“太行山上”改为“四明山上”等,雄伟壮烈、慷慨高昂的歌声,鼓舞着战士革命的信心和杀敌的决心。每到宿营地,他还把村庄里的孩子集中起来,给他们讲打日本鬼子的故事,教他们唱抗日歌曲,许多老百姓也跟着学唱。布岗放哨时,他总是和中队长一起干,有时亲自在重要岗哨上陪着战士放哨。他所在的中队军纪严明,在发动群众向日伪顽军反抢粮、抗税抗捐和剿匪等斗争中都取得了出色的成绩。

  1944年2月,中共浙东区党委和纵队司令部为了袭扰、迷惑和牵制顽固派,同时侦察敌顽动态,决定由教导大队三队与鄞奉县大队(即原林大队)合并组成“四明支队”,蔡群帆任支队长,徐放任政委。在四明支队领导下,石可明率领中队以鄞江桥到周公宅一线两侧山地为依托,深入鄞西、奉西、慈南一带地区活动,时而集中,时而分散,开展游击战争,袭扰敌伪顽军。1945年春节后,石可明的中队编入四明自卫总队,后改编为浙东纵队五支三营七连。在多次整编过程中,石可明自觉服从组织决定,处处以革命事业为重。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抗日战争取得了最后的胜利。为了避免内战,争取实现和平、民主,中国主动提出将8个解放区的部队撤往苏北、皖南和陇海路以北地区。根据中央和华中局北撤指示,新四军浙东纵队及党政干部全部北撤。9月28日晚,石可明怀着惜别的心情,告别了四明山,踏上了北撤的征途,10月2日晚,在三北临山夜渡杭州湾。此时,背信弃义的却集结4个多师的兵力,控制澉浦四周山头,妄图乘我北撤部队渡海登陆立足未稳之际,对浙东纵队“南追北堵、东西夹击”,将我军“歼灭”于杭州湾北岸的滩头,实现其制造第二次“皖南事变”的阴谋。

  在我北撤渡船陆续抵达钱塘江北岸之际,占据在澉浦四周山头的军就发起了攻击。澉浦三面环山,一面临水,部队已无后路可退,处于被包围状态。能不能抵挡十倍于我并控制有利地形的敌人连续猛烈的进攻?五支队能否突出重围?全纵队能否完成北撤任务?当纵队司令员何克希作了生死一决的战前动员后,时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第5支队指导员的石可明,率领战士猛虎般向被敌人占领的明珠庵山冲去。敌人集中一百多挺枪机以猛烈的火力扫射,许多同志倒下了,石可明仍英勇地扑向敌人,终于半个山头被我军攻占。战士们正在整理,准备继续再战。在战斗间隙,石可明见到了在长风书店时认识的地下党员、以小学教师为掩护的周子中在抬担架,他幽默地说:“周先生,你又来买课本?要几册,还是小猫跳、小狗叫?”边说边擦着木壳枪,袖子卷得高高的,满头都是汗水。周子中说:“你倒还有心思开玩笑啊!”“战斗怎么样?没有什么了不起,战斗是残酷的,胜利是属于我们的。”石可明充满信心地回答。

  突然,哒哒哒的枪声响起,石可明顾不得向周子中打招呼,头也不回地冲向前沿阵地。原来,敌人又以几倍的兵力涌上山来,我部不得不放弃了刚刚占领的阵地。此刻,在争夺明珠庵山的背水决死战中,石可明早已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。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,在何克希司令的指挥下,我部终于借着夜幕的掩护,胜利地突出重围,离开澉浦踏上北撤征途。

  可是,英勇的石可明同志在突围中壮烈牺牲。这次战斗,我浙东纵队第五支队指战员共有223人阵亡,正是他们的鲜血和生命,换来了整个部队的胜利突围。湖北桥梁侧翻事故追踪:去年10月时部分独柱墩正进行加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